侯庆堂颇有些艰难的扭头过来看着我,那一瞬间就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,脸色变得异常难看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追上来的?”

  他此时的样子,哪里还有宗师气度,说话都在颤抖。

  我冷笑道:“你速度太慢了。”

  侯庆堂问道:“韩破军死了?”

  我淡淡的说:“不用为他担心,我很快就送你去跟他团聚。”

  侯庆堂闻言,脸色就更加难看了,一脸的惊恐,他连忙说道:“封先生,这是个误会。这都是韩家的主意,是韩破军让我跟他联手,如果我知道您是六品宗师,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,我也不敢冒犯您啊。”

  我反问道:“如果我不是六品宗师,你就可以随便杀了我?出手吧,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。”

  侯庆堂哪里敢动手,他说道:“封先生,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?我这些年也有些积累,在海州有几处房产,更有一笔不菲的存款,我愿意双手奉上,希望封先生可以饶了我这条命。”

  我负手而立说:“曾经我饶过你一次,可你不知悔改,还敢来找死,这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  侯庆堂连忙说道:“曾经饶过我?我与封先生素未谋面,今晚是第一次交手,也是受了韩家的蛊惑而已啊。”

  我笑道:“难道你忘了两年前的比武大会?难道你忘了是谁击败你?”

  侯庆堂也不是傻子,我把话说得如此明白,他自然听得懂,他的表情与韩破军如出一辙,一脸难以置信,眼睛瞪得又大又圆,冷汗淋淋的说:“你……你是陈枫?是了,陈枫,封辰,可不就是你吗?不过你的容貌……我早就该想到的,肉身如此强横,又精通八卦掌,如此年轻。除了江东的陈先生,还有谁?”

  对于死人,我不介意说出我的真实身份,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侯庆堂。

  侯庆堂说完后,猛然一下,双膝跪在地上,心中满是骇然的想到:“两年前的陈枫已经如此恐怖了,他竟然没有死在韩家手里,这两年,他更是深不可测啊,万万不能与之为敌,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  侯庆堂知道我的身份后,已经完全顾不得什么宗师尊严了,直接双膝跪地说:“陈先生,我真是有眼无珠,我不该冒犯您。求您放过我,我保证离开海州,永远不再回来。”

  我淡淡说道:“可是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,你会为我保密吗?”

  侯庆堂听到我这句话,似乎看到了活命的一丝希望,连忙磕头说:“陈先生您放心,我一定会守口如瓶,您的秘密,我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知道,否则天打五雷轰。我会走得远远的,为您保守秘密。”

  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:“行,那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  侯庆堂面露喜色说:“不用不用,哪里敢劳烦陈先生。”

  我二话不说,直接一掌拍向了侯庆堂,侯庆堂反应倒也是快,就地一滚,躲开了我这一掌,颇有些愤怒的说:“你……你竟然出尔反尔!”

  我杀气凛然的说:“有吗?最远的地方是地狱,你去了地狱,才能为我保守秘密,才能永远不回来,所以我送你一程。”

  我对侯庆堂已经动了杀心,又岂会轻易的放过他。

  侯庆堂大怒,知道我不会放过他,他说道:“陈枫,你欺人太甚,我跟你拼了。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着你垫背。”

  我冷笑道:“就凭你?”

  侯庆堂为了活命,也是做出了殊死一搏,几乎是毫无保留,不过五品宗师的韩破军在我面前也走不过十招,侯庆堂不管如何拼命,也都是徒劳。

  我站在原地,双脚微微张开,站出龙象一击中象的神韵来,我这么久还没有施展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绝世天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世界第一富豪只为原作者雁门关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门关外并收藏绝世天骄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