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路漫漫,依然遍布荆棘。

  骆笙径直去了骆辰那里。

  骆辰正歇着,听小厮禀报说姑娘来了,起身下榻:“请进来。”

  这个时候骆笙怎么没在酒肆?

  他本来也想去酒肆,奈何瞧着骆笙盯着新任镇南王傻看觉得丢脸,一生气喝了两杯酒,然后就有点晕。

  骆辰板着脸等骆笙进来,没有主动开口。

  “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?”骆笙走过来,口中虽这么说,面上却无半点赧然。

  骆辰扯了扯嘴角:“姐姐过来有事?”

  骆笙坐下来,笑呵呵道:“也没什么正事,就是想着你在家里,来找你玩。”

  骆辰压下上翘的唇角,矜持道:“又不是小孩子了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  骆笙弯唇笑着:“弟弟自幼在金沙长大,我还真不知你小时候玩什么,是不是与表哥他们玩泥巴?”

  骆辰默了默。

  这么幼稚的话题,骆笙是怎么想到的?

  不过骆笙对他幼时这么感兴趣,是在关心他吧。

  少年皱着眉回答:“看表哥他们爬树掏鸟蛋,下河捉鱼……”

  骆笙耐心听着,时不时插上几句,姐弟二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  “弟弟玩过拨浪鼓吗?”骆笙似乎无意间问起。

  “自然玩过吧。”

  “是什么样的?”

  骆辰以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骆笙:“超过两岁的孩子就不玩拨浪鼓了吧,我怎么会记得。”

  拨浪鼓还有什么特别吗?

  “弟弟幼时的玩具没有保留吗?”

  骆辰深深看骆笙一眼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  听了这个答案,骆笙说不上多么失望,不露声色聊了一会儿起身离去。

  对那半枚朱雀令是否在骆辰手中她本就不确定,今日对骆辰提到拨浪鼓权当是一个试探。

  试探一下或许有惊喜呢,就算没有也并无损失。

  而在骆笙离开后,骆辰想了想,吩咐小厮去小库房取一个檀木箱。

  不多时扶松抱着一只木箱过来,在骆辰的示意下放到桌案上。

  骆辰亲自打开木箱,箱子中堆满了小孩子的玩意儿:断了线的风筝、褪了色的娃娃哨、有了裂痕的空竹……

  骆辰看着这些小玩意儿,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竟然玩过这些?

  而后,他伸手拨开了堆在上面的物件。

  箱底处静静躺着一只细长的拨浪鼓,鼓面是杏黄色的,两边系着的红绳上缀着硕大滚圆的珍珠作为鼓槌。

  他不记得有没有玩过这只拨浪鼓,但却知道收藏他幼时玩物的檀木箱中有这么一件玩物。

  他对骆笙说谎了。

  以他对骆笙的了解,他若说有,她定然毫不客气讨要过去。

  他想先看看这只拨浪鼓有什么蹊跷,会被骆笙特意提起。

  盯着躺在箱底的拨浪鼓许久,骆辰伸手把它拿出来仔细打量。

  少年轻轻一转鼓柄,绳端的珍珠击打在鼓面上,发出咚咚声响。

章节目录

掌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世界第一富豪只为原作者冬天的柳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天的柳叶并收藏掌欢最新章节